一条邮路通云端

《中国国防报》记者 孙兴维 特约记者 张强 通讯员 唐帅 李小龙2021-04-02来源:中国邮政报

  由新藏线起点新疆叶城县的“零公里”进入西藏,有个必经之地——三十里营房。名字听起来很近,实际上却在距离“零公里”365公里之处。

  这些年,通了公路,“电路”,极大方便了高原边境地区军民。然而,邮路一直未开通。邮路不通,快递物资无法及时运达,更难送到边关哨卡,这片天地就比外界慢了半拍。去年6月,在军地各级的努力下,这条高原邮路终于贯通。这条邮路带来了什么,又改变了什么?让我们一起走进雪域高原一探究竟。  

  “一条邮路,拉近了边关和城市的距离”

  正月还未过去,驻守在三十里营房地区的某部官兵收到了一份特殊礼物——30多封来自河北省石家庄市一所小学学生们的慰问信。 

  “看后心里暖暖哒!”一名年轻战士读罢信后小心翼翼地将信纸装入信封。学生们在央视春晚上看到高原官兵戍守边关的节目后,自发写信向解放军叔叔致敬,教师代为收集后一起打包邮寄。 

  “一条邮路,拉近了边关和城市的距离。”该部政治工作处干事郭帅介绍,自打邮路开通后,他们经常会收到来自各地的邮寄品,接到这些充满关心和祝福的“盲盒”后,官兵也会以自己的方式回复——几块形状各异的高原石,或是手工制作的小物件。 

  “收寄的过程,也是跟外界互动的过程。”战士王东说,“虽然驻地远在天边,但能被人关注和关心,心里总是暖暖的,训练生活再苦再累也充满干劲。” 

  三十里营房位于素有“天路”之称的新藏线上,泥石流,塌方时有发生,即使处于长期维护状态,但因地质,路况等原因,交通运输不便。同时,三十里营房作为新藏线219国道上的重要驿站,上下高原重要休息点,物资补给必经之地,紧密联系着众多边关哨卡及高原驻军部队。 

  去年6月,有关部门为切实改善三十里营房地区的快件寄送难题,积极与国家邮政局,龙8客户端登录协调沟通,为三十里营房提供邮政快件寄送服务,让该地区结束了30多年“不通邮”的历史。 

  “爸妈,你们寄来的复习资料已收到。”这几天,南疆军区某部列兵周学刚心里美滋滋的,想要报考军校的他赶上了三十里营房地区通邮的便车,不到一周时间就收到了来自千里之外父母寄来的考学礼包。 

  周学刚之前听班长杭小波讲过通邮前的故事,那时候,官兵想要购买一些生活用品,只能等上下山的顺风车捎带,运气好的半个月就能到,运气差点的需要等上一两个月。 

  下士汪虎来自海滨城市,从军3年没有回过家。前年春节,他想尝尝家乡的味道,父亲寄来了一些塑封好的海鲜食品,可快递到达叶城县后,却迟迟搭不上“顺风车”。足足等了一个多月,终于等到了包裹,可海鲜产品已经腐烂发臭。 

  “有时代办的同志听错了一个字,可能就买非所需,即使买对了,也没得挑没法换,买来啥就用啥,不少战友因此花了不少冤枉钱。”杭小波讲起往事哭笑不得,周学刚听着这些故事感到不可思议。 

  近些年,随着国防公路的改善,在多方共同努力下,终于让通邮变为可能。叶城县邮政部门一位领导告诉记者:“邮路开通以来,他们每周会专门安排2班次邮政快递送往三十里营房,如高原官兵需要购买一些生活用品,也会全力帮忙购买,捎带。” 

  “高原‘邮差’,给官兵送去希望和欢乐” 

  “驱车行驶在新藏线上,就像是在高空走钢丝。”尽管在这条路段上开了十几年的车,但驾驶员伊力哈木江·吾买尔还是不敢有半点马虎,一直神经紧绷,双目全神贯注地盯着前方。 

  这天,天边微亮,车已出发,记者随着邮车行驶在茫茫高原,透过前挡风玻璃,路的两侧白茫茫一片,视野开旷,曲折的道路向远方无限延伸,每隔一段时间才有一辆向山上运货返回的高栏货车迎面驶过。每到这时,伊力哈木江都会按一下喇叭,跟过往的司机“打个招呼”。他说:“跑这趟线的,认识或不认识的都是朋友。” 

  “有时也有来旅游的私家车,他们会主动跟我打招呼,可能因为我是高原‘邮差’吧。”伊力哈木江的表情充满自豪。 

  伊力哈木江驾驶的是一辆车身通绿,印着“中国邮政”4个大字的方舱式邮车。他因经验丰富,去年底被特招到邮政部门,伊力哈木江很热爱自己的工作,他说:“高原‘邮差’,给官兵送去希望和欢乐。” 

  今年1月,一场暴风雪侵袭了喀喇昆仑。伊力哈木江驾驶邮车,艰难地行驶在大山的褶皱里,那是让过往司机无不皱眉的库地达坂,一侧是百米悬崖深沟,一侧是不时有碎石滚落的峭壁山体。 

  “当时情况非常紧张。”伊力哈木江回忆说,身后的车厢里,是刚从叶城站转送上来的年货,他不敢出半点闪失。临近春节,一个个满含年味的包裹,从全国各地辗转汇集到一起,有的是父母亲手做好塑封的即食品,腊肉,腌鱼,熏肠,或是捎带着思念的家信;有的是爱人精心挑选的御寒衣物;有的是官兵在网上下单用来奖励自己的新年礼物。 

  当这些快递包裹跟边防官兵联系在一起,让伊力哈木江感到责任重大,“总之,它们太贵重了。” 

  “车速始终没超过30码。”伊力哈木江说,长时间听着车轮碾压积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,脑袋昏昏沉沉,眼皮也有些打架。他从上衣口袋里,掏出一颗“小米辣”扔在嘴里,猛地嚼上两口,顿时一团热火在口腔燃烧起来,额头随即涌出一串汗珠。这个方法百试百灵,平时不吃辣的伊力哈木江自从开上这趟邮车,兜里红彤彤的小辣椒就没断过。 

  驶出达坂,伊力哈木江在库地一家小饭馆点了份拉面。老板见他是“邮差”,面的分量打得足足的。伊力哈木江早已经饥肠辘辘,一大份面三口两口就下了肚。 

  “库地达坂险,犹似鬼门关;麻扎达坂尖,陡升五千三;黑卡达坂悬,九十九道弯。”走得多了,伊力哈木江只把这句话单纯地当作闲聊时的顺口溜,甚至往返高原,已经没有了当初头晕目眩,胸闷气憋的高原反应。 

  抽了支烟,伊力哈木江又上路了。 

  大约晚上10点,邮车驶进了三十里营房邮政网点的大门。帮助卸车的官兵已经早早等在那里,看见官兵脸上洋溢出的笑容,伊力哈木江长出了一口气,“再难再累,也值了!” 

  某部政委王利军说:“官兵看见邮车,比过节还要快乐,绿色的邮车行驶在天路,给大家带来了无尽的期待和希望。” 

  “天路难行,只要官兵需要就永不打烊” 

  最近,某部战士王旭有事没事就喜欢往邮政网点跑。 

  班长跟他谈心得知,王旭想要报考军校,父母从山东老家寄来了一套学习资料。王旭说:“虽然网上也能找得到资料学习,但还是纸质版的用着顺手。” 

  快件到了叶城后,快递动态几天也不见更新。“不会是被落下了吧?”王旭越想越急,多次跑到邮政网点打听。 

  网点投递员果海尔妮萨·伊比通过跟上级反映,得知由于雪大路滑,从叶城县到三十里营房路段封了路,要等积雪清除才能通行。 

  两天后的深夜,邮车出现在三十里营房。果海尔妮萨说,道路刚刚通行,邮车是作为“第一梯队”奔赴高原的。 

  “天路难走,只要官兵需要就永不打烊。”分发快递是果海尔妮萨的日常工作,她根据包裹上机打的地址把它们分类装入大袋子,再通知各个部队的收发员过来领取,邮件一多常常忙得顾不上吃饭。 

  “有时遇到附近比较急需的快递包裹又不方便领取,我们会骑车单独送过去,毕竟官兵在这里驻守很不容易。”果海尔妮萨说,他们很可爱,看到他们的笑容,自己感到很满足很幸福。自从这个邮政网点开设后,附近部队会餐,就有官兵用方便餐盒装好饭菜,带上饮料,零食来到网点送给果海尔妮萨,有的官兵在收到家里寄来的快递时,迫不及待地当场拆开,与她一同分享家乡小吃。 

  战士们是把这里当成了家和军营之间的“联络站”,他们把邮递员当成家人一样看待。 

  晚饭过后,某部战士李国娟很快就从一沓信中找到了自己父亲寄来的那一封。很好辨别,因为他们约定在信封的左下角,画一个小小的五角星作为记号。 

  拆开信封,家人的思念溢于纸面。“儿子,你在部队可好,家中一切平安。”李国娟反复读了两遍,才把信装进信封。 

  南疆军区保障部门一位领导告诉记者:“邮路通了,官兵跟家人的互动多了,扎根高原,建功高原,奉献高原的激情更加高昂。” 

  战士李茂说:“现在,有想吃的,或者想用的物品,休息期间只要用手机在网上下单,不用等多久就能送到手中。” 

  休息日,很多官兵也拿着精心包好的纸箱到网点邮寄,有的是想寄几块高原的石头给家人留个纪念,有的是想寄一些高原特产让家人尝尝,这些都是高原官兵的心愿。 

  叶城县邮政分公司一位经理说:“只要是官兵的事,哪怕再小,我们都会尽全力去做好,我们还要争取在高原上多开几个网点,让更多的高原官兵享受到邮路带来的便利。” 

部队战士将需要邮寄的包裹交给邮政服务点工作人员。

部队官兵拿到包裹,高兴地走出三十里营房邮政服务点。(供图:吴文新 吴英豪 王宁)

Baidu